您所在的位置:廉潔長沙 > 一線快報
天心區:一份“扭虧為盈”的成績單, 牽出一起貪污公款問題
來源:廉潔長沙 | 發布時間:2019-09-19

  2019年4月,天心區南托街道南托嶺社區工作人員周某因涉嫌貪污公款問題接受區紀委監委紀律審查和監察調查。

  一個基層的普通工作人員,是如何貪污公款、又如何被揪出來的?這還得從天心區委第七輪巡察說起。

一份“扭虧為盈”的成績單

  2019年3月,按照區委巡察工作統一部署,區委五個巡察組分别對7家單位開展常規巡察。區委第三巡察組負責巡察南托街道并延伸巡察街道所轄社區,巡察進駐後不久,北塘社區向巡察組提交的一份彙報材料引起了巡察組的注意。該彙報材料反映,瑞晉水廠在由南托嶺社區負責管理期間收不抵支、連年虧損,其中2015至2017年三年虧損分别為19.64萬元、91.42萬元、19.98萬元。2018年瑞晉水廠移交北塘社區管理後,當年即實現盈利41.8萬元。

  連年虧損的水廠為什麼能夠迅速扭虧為盈?巡察組調閱了水廠的相關材料,與北塘社區相關負責人進行了談話,同時與區審計部門對接獲取專業支持。通過了解得知,瑞晉水廠從南托嶺社區移交北塘社區管理後,水費價格、收取方式均沒有變化,北塘社區也沒有采取任何新的管理模式。那麼,這一份“扭虧為盈”成績單從何而來?巡察組敏銳地意識到此事并不簡單,組長迅速組織全組工作人員召開組務會,決定調整延伸巡察社區的順序,立即啟動對南托嶺社區的巡察。

一張塗改的水費收據

  帶着對瑞晉水廠蹊跷“扭虧為盈”的疑惑,巡察組采取财務檢查、談話詢問齊頭并進的方式,不動聲色地開始了對水廠财務、管理等情況的了解。

  當天,巡察組負責财務檢查的工作人員就向組長報告了檢查發現的異常情況:“瑞晉水廠水費收取票據中,一張收取某用水企業水費的收據存在塗改現象,另一張則記賬聯存在“虛影”,疑似水費收取過程中存在将票據三聯分開填寫及填寫後塗改其中部分聯的問題”。另一方面,通過談話詢問發現,作為瑞晉水廠用水大戶的某企業每年實際交納的水費額遠遠超過南托嶺社區收取其水費的記賬額。至此,一起涉嫌通過在水費票據上做手腳侵吞水費的問題暴露出來。

  原來,瑞晉水廠本是一家瀕臨破産的私營企業,由于水廠破産将大範圍影響周邊企業和居民用水,為了保障民生,2009年原暮雲鎮政府全面接管了該水廠并将水廠交由南托嶺社區經營管理,水廠财務獨立核算,盈虧均由鎮政府負責。南托嶺社區管理水廠期間,經鎮政府相關領導同意,安排周某等3人負責水廠的日常經營管理,其中,周某獨自負責水廠管網水費抄表、代收現金水費、開具收費票據等事項。

  巡察組綜合分析掌握的情況後,依照《天心區委巡察工作實施方案》相關規定,迅速将發現的問題線索通過區委巡察辦移交區紀委監委處理。不久之後,區紀委監委對周某立案進行紀律審查和監察調查,查明周某涉嫌貪污水費138萬餘元,周某受到開除黨籍處分并被移送司法機關處理。

一張整改意見書

  “周某作為一名中共黨員,其犯下嚴重違紀違法錯誤一方面有其自身紀法觀念淡漠,私心貪欲膨脹的原因。另一方面,南托嶺社區在管理瑞晉水廠過程中嚴重缺乏廉潔風險防控意識、監管長期缺位的問題也不容回避。”在将周某違紀違法問題線索移交區紀委監委的同時,巡察組認為,必須深挖問題背後的深層次原因。

  巡察組通過進一步了解發現,在周某獨自負責收取瑞晉水廠水費的幾年中,南托嶺社區作為管理單位,居然“什麼都沒做”:沒有從水費收取、上交制度層面采取任何風險防範措施;沒有對水廠财務情況進行過任何檢查;沒有向用水戶了解核實過水費收繳情況。正是因為監管名存實亡,周某在水費收取過程中才得以一次又一次地“靠水吃水”而長期未被發現,也才有了瑞晉水廠從南托嶺社區移交北塘社區管理後蹊跷的“扭虧為盈”。

  “巡察不光是發現具體問題、處理幾個人了事,還要推動被巡察單位以案促改,完善規章制度,解決根源性、普遍性問題。”針對周某案暴露出來的南托嶺社區監管缺位問題,巡察組在社區召開了以案促改專題會議,在會上向社區下發《整改意見書》,要求社區結合周某案反思落實兩個責任過程中存在的問題,舉一反三,全面排查廉政風險,建立健全風險防控機制,确保巡察發現的廉潔風險防控意識缺乏、防控措施缺失、監管缺位等深層次問題整改到位。(天心區紀委監委)

編輯:羅希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