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所在的位置:廉潔長沙 > 以案說紀
心态失衡 行為脫軌
來源:中國紀檢監察報 | 發布時間:2019-09-04

  段躍慶,雲南省政協港澳台僑和外事委員會原副主任(正廳級),曾任雲南省文化廳副廳長,雲南省委副秘書長,保山市委副書記、市長,怒江傈僳族自治州委書記,雲南省旅遊發展委員會黨組書記、主任。2018年5月,因涉嫌嚴重違紀違法,接受雲南省紀委監委紀律審查和監察調查。同年7月,被開除黨籍、開除公職,涉嫌犯罪問題被移送檢察機關審查起訴。 記者 何詠坤

  “警鐘長鳴,就是對自己也是對别人的一種警鐘長鳴,過去就是警鐘聽的少了,使自己滑向了這條路。”在看守所裡,面對記者的鏡頭,雲南省政協港澳台僑和外事委員會原副主任段躍慶悔悟道。

  時間的指針撥回到22年前,即将步入不惑之年的段躍慶通過雲南省“一推雙考”,從一名高校領導成功“跨界”,成為一名黨政機關副廳級領導幹部,成了令人矚目的“政治明星”。

  20多年間,從雲南省文化廳副廳長,到省委副秘書長,再到保山市市長、怒江州委書記、省旅遊發展委員會主任、省政協港澳台僑和外事委員會副主任,段躍慶先後在6個廳級崗位任職,做出不少成績,多次受到國家級、省級表彰和獎勵。

  然而,這位出身書香門第、頭頂“明星”光環的學者型幹部,終究被膨脹的欲望所吞噬。“正因為有了這種欲望,别人給你送來的這些東西,你才會收下來。就是因為自己有一種攀比的心理、僥幸的心理,金錢觀和權力觀發生了扭曲。”

  沾染不良嗜好,防線失守被“圍獵”

  說起段躍慶,總是離不了學者、書法家、詩人等标簽,他自己也總是以文化人自居。熟悉他的人都知道,他除了愛好書法,也愛打麻将賭錢。

  “他經常約朋友打麻将,每次輸赢都在數萬元,與他的身份極為不符……我也勸過他,但他就是不聽。”一位與他相識多年的朋友曾表示,很難将一個“文化人”與打麻将賭錢聯系起來。

  黨員領導幹部一旦沾染不良嗜好,就容易被居心叵測之人盯上。調查也發現,打麻将的賭資,多是由那些商人“朋友”提供,有時候是别人主動備好,有時候隻需段躍慶一個電話,就有人立馬奉上。

  “在掌握了段躍慶的喜好之後,通過各種途徑想與其結識的人越來越多,其八小時以外的生活被安排得‘豐富多彩’,用他自己的話說就是‘你想玩什麼他們就安排什麼’。”審查調查人員告訴記者,他們在段躍慶身上投資的時間和金錢,到頭來都成了他們進行各種請托的“籌碼”。

  2005年,段躍慶通過朋友介紹,認識了女子張某某。不久之後,二人便發展為不正當男女關系,持續時間長達十餘年。張某某把段躍慶當做“提款機”,不斷伺機謀求發财之路。與此同時,張某某也逐漸成為别人打通段躍慶關系的一條“捷徑”。

  “為了讓張某某有更好的生活,他多次為張某某請托的事項‘打招呼’‘開口子’。”審查調查人員告訴記者,對于通過張某某請他幫忙的人,段躍慶還會在茶餘飯後多次暗示他們,“都是張某某關心幫助的結果,以後也不要忘記多照顧、回報張某某”。經查,張某某曾收受某路橋建設公司所送的單筆“感謝費”50萬元,段躍慶甚至還直接指使他幫助過的人為張某某購買高檔轎車。

  後來,段躍慶才意識到:“一個人随性貪玩,往往就會把持不住自己,進入别人的‘圍獵’範圍,不自覺地接受了那樣的環境,并成為一種習慣,結果就會把自己帶向一條不歸路。”

  信奉“圈子”文化,構建利益共同體

  “記得我第一次收錢是好朋友李某某到我家送的50萬元人民币,盡管我們相處得像兄弟,但内心一直都不踏實。但有了第一次,在之後幾年中,有朋友、學生、下屬送的,便開始有選擇地收受了……”段躍慶這樣回憶道。

  “他認為自己是個‘重感情’的人,對自己十分信任、相處時間長的人,幫他們一下或他們幫自己一下,都是很正常的。”審查調查人員介紹,段躍慶所謂的“朋友”之間的相互幫忙實際上是一種“圈子”文化,對于朋友、學生這些“圈中人”,便模糊了情與紀、法的界限。

  汪正軍(另案處理)是段躍慶1982年在怒江州蘭坪中學支邊任教時的學生。時隔25年,當段躍慶來到怒江州擔任一把手的時候,時任怒江電網公司黨委副書記、總經理的汪正軍,“嗅”到了升遷的機會。初次見面時的那聲“段老師”,更是在無形當中拉近了他與段躍慶的距離。

  從最初在一次外出考察時主動為段躍慶的西服買單,到後來逢年過節送些節禮,再到直接輸送大額現金……汪正軍對段躍慶的每一次主動“追随”和“投靠”,都煞費苦心。

  2009年,汪正軍得知段躍慶正在北京培訓,且培訓後将赴美學習,他立馬從家裡拿了數萬元現金,輾轉兌換為美元,并以出差為由專程到北京“看望”,奉上事先準備好的美元。三四年間,段躍慶共收受汪正軍所送人民币20萬元、港币2萬元和美元1萬元。

  付出總有“回報”。有了對“段老師”的長線投資,汪正軍在仕途上順風順水,先後升任怒江電網有限公司黨委書記、董事長兼總經理,怒江州交通運輸局局長。

  如此一來,他更是對“段老師”投桃報李。在怒江二橋交通環線招投标項目中,段躍慶為了讓自己的“關系戶”中标,一開始就向汪正軍推薦了施工單位。“實際上當時我也為難,最後還是讓段躍慶介紹的施工隊伍中标了。”汪正軍說。

  說一套做一套,逾越“紅線”終自毀

  對于黨員幹部來說,黨的紀律和國家法律無疑是“紅線”和“高壓線”,長期擔任領導幹部的段躍慶對此十分清楚。

  然而,他台上曾大談如何履行主體責任和第一責任人責任,提出“堅持守土有責、守土負責、守土盡責,重在‘職守明确、履職盡責、有令必行’,解決‘誰來抓、抓什麼、不主動抓’的問題”,台下卻大搞權錢交易、插手幹預工程項目、賣官鬻爵。

  據審查調查人員介紹,段躍慶在擔任怒江州委書記期間,經過他打招呼安排的項目,大到基礎建設工程、土地開發利用和規劃調整,小到行政中心裝修及辦公家具采購、飲水安全項目PE管管材及管件采購……“事前或事後,都會有豐厚報酬,少則10萬元、20萬元,多則上百萬元,他都來者不拒,俨然成了怒江州工程項目的‘總發包人’。”

  除此之外,選人用人方面也是段躍慶的“生财之道”。怒江州老闆張某是段躍慶的“圈内人”,他除了可以通過段躍慶拿到怒江很多工程項目,還能讓那些抱着“敲門磚”想要加官晉爵的人搭上段躍慶的“直通車”。蘭坪縣某局副局長,就是通過老闆張某成功将20萬元人民币送到了段躍慶手裡,在随後的一個多月裡,他便順利晉升為該局局長。有了他人的“成功經驗”,抱有僥幸心理的人紛紛效仿,嚴重污染了怒江的政治生态,挫傷了幹部幹事創業的積極性。

  對于自己的嚴重違紀違法行為,段躍慶自認為做得天衣無縫,可以瞞天過海,便一次次放棄了主動向組織交代清楚的機會,甚至多次召集相關人員商量對策,對抗組織審查調查。

  然而,一切都是徒勞。經查,段躍慶嚴重違反政治紀律,與他人串供,僞造證據,對抗組織審查;嚴重違反組織紀律,利用職務便利為他人職務晉升、調整提供幫助,謀取私利;嚴重違反廉潔紀律,收受下屬、私營企業人員所送禮金50多萬元;嚴重違反生活紀律,在婚姻關系存續期間長期與他人保持不正當性關系;違反國家法律法規規定,利用職務便利及影響,為他人謀取利益,收受他人錢物共計1000餘萬元。

  2019年6月,段躍慶涉嫌受賄一案在昆明市中級人民法院開庭審理。等待他的,将是法律的懲處。(記者 何詠坤 通訊員 馬曉玲 趙志波)

編輯:羅希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