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所在的位置:廉潔長沙 > 以案說紀
他在自我膨脹中迷失
來源:中國紀檢監察報 | 發布時間:2019-09-11

  他在自我膨脹中迷失

  ——四川省樂山市市中區政協原黨組書記、主席楊建钊嚴重違紀違法案剖析

  “楊建钊犯受賄罪,判處有期徒刑5年6個月,并處罰金人民币60萬元;對其違法所得予以追繳,上繳國庫……”2019年5月14日,四川省樂山市市中區政協原黨組書記、主席楊建钊受賄案公開開庭審理,并當庭宣判。

  “幾十年的努力和奮鬥,就在今天劃上一個不圓滿的句号,所有的成績與榮耀都化為烏有……”庭審現場,年過半百的楊建钊後悔不已。

  浏覽楊建钊的簡曆,16歲考入名牌大學,20歲大學畢業分配至峨眉半導體材料研究所工作,由于成績突出,獲得組織信任并重點培養,進入黨政機關工作。短短7年時間,他從一名普通幹部成長為副縣級領導幹部。

  “熟悉他的人,都把他當做一個勵志典型。”審查調查人員介紹說,從2001年5月起,他先後任峨眉山市委常委、夾江縣副縣長、樂山市人防辦主任、井研縣長、樂山市政府副秘書長、樂山市市中區政協主席等職務,一路順風順水。

  然而,這個大家眼中的勵志典型在手握實權後,卻長期我行我素,最終蛻變成了“反面教材”。

  2018年6月,因涉嫌嚴重違紀違法,楊建钊被樂山市紀委監委立案審查調查。經查,楊建钊違反政治紀律,對抗組織審查;違反組織紀律,不按規定報告個人有關事項;違反廉潔紀律,違規收受紅包禮金。違反國家法律法規,濫用職權;利用職務上的便利為他人謀取利益并收受财物,涉嫌受賄犯罪。同年底被開除黨籍、開除公職,并被移送檢察機關審查起訴。

  心理失衡,聰明才智用在了歪門邪道上

  “在外面做生意早就發财了……”審查調查期間,楊建钊的這句話讓審查調查人員印象深刻。

  “他是伴随着改革開放成長起來的一代人,通過經商‘先富起來的人’讓領着固定工資的楊建钊多少有些‘眼紅’。而且随着其職務的晉升,這種心态愈發強烈。”審查調查人員介紹說,楊建钊讀書時曾是一名“學霸”,成績優異,工作後對自己的能力也十分自信,走上副縣級崗位後,手中有了實權,心态就漸漸變了。

  2005年5月,峨眉山市殡儀館啟動改擴建工程。招投标公告一挂出,就如同一塊“肥肉”被峨眉山市某建築公司負責人李某盯上。為了吃下這塊“肥肉”,李某找到了自己的“發小”——時任峨眉山市委常委楊建钊。

  楊建钊和李某從小在一個院壩長大。“他找到我,我也不好推辭。”楊建钊對李某的請托沒有拒絕。在楊建钊的關照下,李某順利拿下了該工程。事成之後,為了表示感謝,2006年春節,李某以拜年為借口,送給楊建钊10萬元現金。

  和李某的這次“交易”,讓楊建钊嘗到了權力帶來的甜頭,也讓他的防線就此決堤,内心的貪欲急劇膨脹。2013年、2014年,楊建钊又主動找李某“幫忙”,安排李某分兩次将190萬元現金代為存入指定賬戶,購買了聯排别墅。為了躲避調查,楊建钊後來還找到李某統一口徑。“他們商定,如果有人問起,就說190萬元房款是向李某的借款,并簽訂了兩張假借條。”審查調查人員介紹說。

  “當自己一步一步從普通公務員晉升為領導幹部時,最先迷失的就是對自我的認識。覺得是自己靠個人能力争取來的,是本事,是自己會左右逢源、見風使舵,便将職位異化為個人私産,把黨組織和人民賦予的職務權力當成私權,作為交換利益的籌碼。”楊建钊在忏悔書中寫道,面對誘惑,他毫無抵抗力、心安理得。

  他甚至還利用當時網絡不發達、信息不對稱的漏洞,給自己辦理了兩個假的身份證,并用假名字辦理了銀行存折,存儲其違紀違法所得。據審查調查人員介紹,楊建钊違紀違法行為幾乎在擔任過的每個領導崗位上都有發生:在任夾江縣委常委、副縣長期間,楊建钊收受所轄企業、下級主管人員現金共計47萬元;在任樂山市人防辦主任的一年時間裡,收受相關企業現金共計30萬元;2017年填寫領導幹部個人有關事項報告表時,僅申報了13處房産,還有6處未申報……

  就這樣,楊建钊“從立志做事到立志做官,一步一步滑向黑暗的深淵”。

  不講規矩,千萬土地出讓金一人拍闆

  将公權力異化為私權,使楊建钊在堕落路上加速蛻變。2012年,他擔任井研縣長主政一方後,認識了很多商人,長期接受他們吃請。在與企業老闆們的觥籌交錯中,他愈發放縱自我,辦事不講規矩、不按流程。

  “6000多萬元的土地出讓金,他一個人就拍闆同意企業暫緩繳納。”審查調查人員介紹說。

  2013年8月,經常與楊建钊一起吃喝玩樂的商人關某競拍下一塊商住用地,但由于資金緊張,無法按時繳納土地出讓金。在向縣政府提交申請被拒後,關某找上了楊建钊。

  “當時我就讓他直接打報告,把報告提交到我這裡。”楊建钊回憶道,沒過多久,在未經集體研究、也未報縣委批準的情況下,楊建钊擅自簽字同意關某所在的企業暫緩繳納6148萬元土地出讓金。

  “這種行為嚴重違背了黨的民主集中制原則。”審查調查人員介紹說,一年後,關某才将這6000多萬元土地出讓金繳清。為了感謝楊建钊,2014年底,在一次飯局後,關某送給楊建钊6萬歐元現金及價值11萬元港币的名牌手表。

  “在這個過程中,更多的是滿足自己的虛榮心,其實并沒有給自己帶來快樂和幸福。”後來,楊建钊才意識到,帶給他的“最切身的體會就是恥辱”。

  身陷囹圄,竹籃打水一場空

  對楊建钊的審查調查并不順利。

  “起初,他不配合,不僅事先與他人串供,還指使家屬銷毀證據。”審查調查人員介紹說,楊建钊在井研縣任縣長期間,縣内一企業老闆曾在觥籌交錯之後,悄悄将裝有10萬元現金的袋子遞給他,他欣然接受。但在向組織交代問題時,他卻辯稱這隻是違規收受紅包禮金,并沒有為他人謀取利益,企圖掩蓋事實真相。

  “即便是後來交代了有關問題,還是心存怨氣,對于為什麼走到今天這一步,在主觀上并沒有正确認識。”樂山市紀委監委有關負責人說,用他自己的話說,“我就是運氣不好,命中注定有此一劫”。

  2018年11月7日,是楊建钊的54歲生日。那天,專案組成員為他端上一碗熱氣騰騰的雞蛋面,他雙手捧着那碗面,淚流滿面:“這是我人生最難忘的一個生日,我對不起黨組織,對不起家人!”

  後來,專案組又找來了楊建钊在大學時向組織遞交的入黨申請書。看着工整的字迹、飽含深情的話語,他又哭了。重新審視自己的問題,他說:“我能走上領導幹部崗位,是黨組織的培養。我手中的一切權力,都是黨和人民賦予的。我最大的不幸,是自己背叛了信仰、背棄了信念、出賣了靈魂……”

  “希望大家以我為戒,勿重蹈覆轍。”5月14日的庭審現場,楊建钊對200餘名現場旁聽人員道出心裡話,“這些年通過違紀違法積累的錢物,沒有一天讓自己過得開心快樂,收到錢物的一瞬間會有一絲興奮,過後便是煎熬。”

  然而,當他明白這些時,為時已晚。(通訊員 汪恒 王明希)

編輯:羅希特